《中國教師報》︱凌寒茶花報春開


發表時間:2019-03-13 作者:鐘武偉來源:

鐘武偉

麓山校園最早的報春使者,是一株株、一叢叢散布在不同角落的茶花。冬末至初春是茶花的花期,從上一年的臘月大寒時節到次年的正月立春前后,茶花似乎將蓄積了一年的能量,集中在這一農歷跨年時段次第噴發。

茶花報春的儀式早而隆重。學校操場東側古樟旁的那幾株山茶,通風向陽,長得高大茂盛,每年花開得最早。還是隆冬季節,這里的茶花首先層層疊疊綻放開來,大紅大紅,飽滿嬌艷,滿樹滿樹,蓋過綠葉,那氣勢熱烈奔放,肆無忌憚。隨后,其他角落的茶花競相開放,花色除了紅,還有白。這時候,校園這邊火紅一大片,那邊雪白一大片,遠處火紅雪白夾雜著又是一大片,大片大片的絢爛茶花與操場上奔跑跳躍的大群身影,與大道上匆匆而過的青春腳步,還有滿校園震天的朗朗書聲,交匯成一股旺盛張揚的青春生命力。每當茶花盛開,孩子們就知道冬天即將結束,春天的腳步越來越近了。果然,不久沁園的垂柳開始吐綠,夭夭之桃開始灼灼其華,校園到處生機勃勃,春天真的來了!

到了三四月的春分、清明時節,伴著陣陣春雷春雨,茶樹上殘紅殘白的花瓣花朵如沉重的折翅彩蝶,層層疊疊地從茶樹上墜下,再層層疊疊地鋪滿樹底。從樹上到地上,茶花又成為了校園一道飄零的風景,她們以這種同樣隆重盛大而略顯悲壯的儀式宣告報春落幕。

茶花有魂有根、忠貞不渝,她們不像柳絮一樣隨風而逝,居無定所,而是不偏不倚地落在屬于自己的那棵茶樹下,悄悄褪盡顏色,默默化為瓊液,滲入土中,回到樹根。第二年她們又竄入樹枝,從碧綠的茶葉中探出一個個頭來,綻開一張張臉來。茶花如此,而人不能。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不同。茶花的美麗輪回似乎在告訴校園的孩子們,青春絢麗而短暫,盡情綻放亦需倍加珍惜。

茶花嬌而不媚,有天資之色;眾而不俗,有傲雪之骨。她雖被古代列入“中國十大名花”之中,但古人對其喜愛程度,對其賦予的文化內涵,遠不及名花中的“花中之魁”梅花、“花中之王”牡丹花,也不如菊花、蘭花、荷花、桂花,甚至還不及杜鵑花與水仙花。古代詩詞中吟詠茶花之作少之又少,這就是有力的佐證,這對茶花有點不公。

不過茶花也是幸運的,在這為數不多的茶花題材詩詞中,我們能找到大文豪蘇東坡一首吟詠茶花的七律,《和子由柳湖久涸忽有水開元寺山茶舊無花今歲盛開二首》中的第二首即是:

長明燈下石欄干,長共松杉守歲寒。葉厚有棱犀甲健,花深少態鶴頭丹。

久陪方丈曼陀雨,羞對先生苜蓿盤。雪里盛開知有意,明年開后更誰看。

詩人開篇盛贊茶花與松樹、杉樹一道斗寒傲雪。頷聯以神來之筆描寫茶花之姿:茶樹之葉堅硬有棱,如同犀牛之甲不可侵犯。茶花嬌艷如同白鶴之丹頂,卻無嬌弱扶風之態。頸聯中的“曼陀”是茶花的別名。尾聯更是情味綿長:茶花在雪中為我有意而開,不知道明年還有誰會像我一樣欣賞她。

東坡在詩中盛贊茶花堅貞之品,詠嘆其嬌美之姿,更引以為心心相通的知己。茶花受東坡如此青睞,當足矣!

(本文發表于2019年4月17日《中國教師報》http://www.jyb.cn/rmtzgjsb/201904/t20190417_226217.html

 


 

copyright©1998-201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 
長沙麓山國際實驗學校 現代教育技術中心制作  
湘教QS7-201311-001684  湘ICP備05000897號 版權所有
 
电音歌后登陆
信誉最好棋牌游戏平台 1分赛车定位胆技巧 云智在线配资 两肖两码必中 重庆百变王牌投注工具 股票配资平台大全 心悦麻将胡牌器 11选5规律破译 十分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神机策配资 22选5一等奖奖金多少 今日贵州快3推荐号码 北单 买股票怎么玩 分分彩计划最准软件 3d干禧试机号关注